Uncategorized

我的创业故事 - 天使投资

忙完昨天的Wealth Venture之后,终于比较有时间继续写StockHut的故事了。

今天讲一讲StockHut被献购的事情。

 

由于一些保密条款,我不能透露收购方是谁。我把收购方称作A公司好了。

会认识A公司其实也是我的伙伴牵的线,那时候只是纯粹去找A公司谈一些Event的事情罢了。毕竟StockHut开始不久,需要做一些能提高曝光率的事情。

A公司是做event的,因此我的伙伴就想说看看可不可以跟A公司合作,我们帮他们宣传event,我们拿一个booth摆摊宣传。

A公司在认识了StockHut之后,就直接表明有兴趣收购StockHut了。

 

如果有一家公司要买下你的创业公司,你需要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做收购方的due dilligence。

不仅仅是知道收购方是谁,做什么的,那么简单罢了。你还需要知道他为什么要收购你的创业公司,他收购了之后要做些什么,收购背后的用意又是什么。

就拿StockHut的case来做例子,A公司收购StockHut的最主要原因是,A公司希望把投资界的其他“最强的大脑”收纳在它的旗下。

而且A公司已经准备推出类似StockHut的手机程式,当然他们的手机程式比StockHut更多内容,更复杂。既然StockHut已经有了他们要做的东西的基本架构,那么只需要把StockHut吃下来就可以省下不少功夫。

他们也希望吃下StockHut之后可以借助我的团队的技术能力,来把StockHut做得更丰富,更完善。毕竟吃下StockHut就表示他们将会是StockHut背后的金主,因此养活我的团队也是他们的责任之一了。

 

过后我们开始做budget估算。我们用最简单的做法,只计算一年所需要的开销而已。做到最后得出的结果是200千。

那时候我吸取了第一次创业失败的教训,我重新看了一遍budget,越看越觉得不合理。

一家才创立不到3个月的创业公司,一开口就要人家200千还不要紧,还只给人家30%的股份?

第一次创业的时候,我们所计算出来的budget也差不多是200多千。我没记错的话好像是300千。

我们拿出这个budget给天使投资者看的时候,他们的反应是摇头的。

那一次失败之后我就明白了,投资者看到你要那么多钱,又给那么少股份,又不知道你能赚多少钱,怎可能不摇头呢。

最可笑的是第一次创业的时候,我们还信心满满地对投资者说,美国股票市场的市值有60 trilliion,我们的生意潜能就是那60 trillion,却没有提出一个可行的方案。

站在投资者的角度思考,他们也要看到钱才会愿意投资的,对吧?投资200千下去,多久时间可以回本?这是投资者最优先考虑的事情。

创业者一定要懂得换位思考,你要说服投资者相信你,你就要想一想,如果你身边的亲朋戚友有200千,他们要投资你这门生意吗?

因此,我立刻跟我的伙伴说,我们做多一份新的budget。这一次只算我一个人的薪水就好,其他的东西全部砍掉,包括聘请新的programmer的预算也一并砍掉。算到最后得出的结果是80千。

看到了这样的巨大差别,我就比较有把握了。毕竟要叫一个投资者拿几十千出来,难度远比几百千要低得很多。

加上A公司是第一个投资者,第一个投资者就投入几百千的资金的case非常非常的罕有。

到最后我们选择把两个budget都拿出来给A公司看,同时边观察他们的反应。

他们看到200千的budget的时候,我发现到他们的眉头是深锁的。

当我们提出80千的budget的时候,他们的表情放松了很多。

那一刻我就知道,我的换位思考做对了。

 

做了investor briefing之后,这个献购案就开始出现了最大的意见分歧:股权。

A公司坚持要求拿51%的股份,而我们始终无法让出51%那么多。

A公司的说法是,他们希望把StockHut变成subsidiary company,那么他们就有了出钱和出资源的名义。

最有趣的是,A公司的出价是多少?零。

换句话说,我们把StockHut的51%股权送给A公司,我们照样可以从A公司拿薪水。结果就是帮A公司打工。

虽然A公司再三强调不会插手StockHut的所有营运事务和方向,不过既然已经成为了subsidiary,就表示会有milestone,有target去满足。

A公司作为母公司,怎可能完全不插手我们的方向和里程碑的设定呢?怎可能拿了人家的钱就不用做performance review呢?

51%也同时意味着“否定权”的出现。我不怕承认,我在StockHut的股权只有40%,剩余的由其他三位股东平分(目前所提议的是这样,还没有finalize,不过我的40%是确定了的)

我定出这样的股权架构,就是因为不要看到一人独大。我要给其他三位股东一起联手否决我的机会。因为我有可能会犯错,我有可能会目中无人,轻飘飘什么的。实际上每个人都有可能会这样。

因此A公司要求的51%,我完全不能接受。

 

针对股权的问题,我们过后还有跟A公司见过几次面,也有试过提出折衷方案,就是第一年先拿20%股权,如果第一年做到好,才来再给20%的股权,以此类推。当然资金也会被分成几年来投入。奈何A公司还是不接受,他们依然坚持要51%。

这件事情在僵持了很多个月之后,逐渐不了了之了。A公司的老板还有在某一次的event里面私底下跟我说过类似“你为什么不要加入我们”的气馁话。

他的思考路线我可以明白,他要聚集最好的人才进来他的公司,做最好的产品。因此他开出51%股权的条件也不算是意料之外了。

 

实际上A公司是一个很理想的投资者,因为我们所需要的一切资源、人脉、联系,A公司都有。而且A公司也答应把这些资源分享给我们,只要我们答应成为subsidiary的话。

StockHut是我累积了失败经验之后所做出来的翻身作品(虽然还没有翻身),因此我不会那么轻易地把这个心血拱手让人。

因此… 结论就是,谈判失败。我们继续做我们的,他们继续做他们的,虽然过后还是有一些合作。

 

虽然最后谈判还是失败了,不过我并没有觉得沮丧。

因为一开始我就没有期望A公司真的会投资。“投资”这两个字,说的往往都比拿钱出来的还要多得多。

所以整个过程我都很平常心,慢慢来,慢慢处理。

因为我只相信一件事情,就是把我的东西做好来,做到能赚钱,可以扩张赚更多的钱,其他的东西自然而然就会来。

不用刻意去想,哇我拿到了钱要怎样怎样,我要做到全马最大什么的。偶尔想一想无妨,毕竟人需要靠梦想来驱动你所做的事情,不过凡事都有个度吧。

重要的是,你是否有很务实地,拿出行动来去实现你的计划。创业过程里,行动力远比号召力还重要。

我甚至敢说,号召力是自身行动力所衍生出来的能力,而不是靠一张嘴就能得到的能力。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下一篇会分享StockHut的生意模式危机,有时间才写。

Write a Reply or Comment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